12.30是下午还是上午

12.30是下午还是上午我已记不得了。焦灼的等待已让我精疲力尽,连刷最近的例行清宫汇报,都感觉格外困难。用力去争取一些期待,未来总是有着很多急待我做的工作,但我却一直在中间踌躇犹豫不前。这是我第三次刷的例行清宫汇报。依旧漏洞百出,时刻存在瑕疵。一直在期待能再得到点什么,却一直高估自己,高估了对方,不自觉中就将自己置于“敌位”,越不过去自然得不到,想通过某种方式,调离工作的流程,却还是无法掉以轻心。明白一些道理,却总觉得学不会,没时间看待和思考更深层次的东西。“出家人最怕开口问话”,这大概是我最尴尬的地方了。问什么呢?大概是我在两个小时内除了每次例行汇报以外,再次都是超越自我价值的时刻了吧。此刻想想,谁没有过在领导面前丢尽颜面,出尽风头的时刻。想起来,毕业找工作时,似乎应该向着第一印象好坏去找工作,却不曾想,我却往往只是“接近好的一面”。在大学前两年的职业规划课上,我认为自己要做一个顾家有爱的妈妈,所以我选择与“广告”专业无关的新闻专业。明确自己想要做的工作时,我想我一定会去好好学好专业知识,却不曾想,在光电和化工学院的选修课上,我却争抢“媒体理论与实务”课,只能上课听老师说说理论而已。想过挣扎,但周遭的人和事只要不触及道德底线,那都是无所谓的事。如今上大学六年了,还是那么土;想过转专业,却总是自觉难以圆满,总归没能行动;想过学点新闻,却总是在偶尔为了成绩敷衍了事,又或者,一些事只能做不能说;想过辍学,却又想着,如果学校为了毕业率强迫我读两年,那我也没什么不可以。其实,谁也不愿意“成为”什么,也不是没有真心想过去做这些,想着如果工作不喜欢就换个好点的工作,转行却又总是被挡在门外。想法很多,因为什么都不能得到,所以自然坚持不住,想学什么又都被其他事情占据。各种想法,各种混沌,面对不喜欢的专业和做了让自己浑身难受的事情,导致学业不顺,打击信心,工作压力,心态崩坏,陷入困境,然后接着颓废。现在,我已走出各种困境,但内心依旧挣扎。从这个时候到下个月,从工作到生活,不自觉间,看待问题也会多了一些成熟。其实啊,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我这一年的变化,那就是:缓解工作带来的压力,坚持自己想要做的事情,努力和好的人们相处,去自己想去的地方旅行,感受自然的力量。而这一切都是我在一直不停的被迫学习的过程中,努力做到的,也是我最喜欢的。